简体|繁体|无障碍浏览
国家税务总局|深圳市政府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图片新闻
深圳晚报:见证深圳出口贸易每一步跨越
发布时间:2019-11-19 15:17:11来源:深圳晚报浏览次数:字号:[][][]打印本页

http://150

http://150

▲2009年,深圳市国税局举办出口退税培训,为纳税人宣传税收政策。

http://150

▲20191月,一个出口企业代表送来锦旗,感谢税务局帮助协调解决多张进口缴款书信息传递不畅导致无法申报问题。(右为严昊智)

摊开近二三十年深圳的出口贸易历史卷轴,几个关键的时间点跃然纸上。生产企业免抵退税的先行先试加速了深圳加工贸易企业的转型;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为深圳出口额带来规模红利;供应链行业在深圳诞生;全国首单跨境电商行业出口退税在深圳成交。这些事件都在关键的时间点发力,一次又一次地推动了深圳出口体量的激增。

二十多年间,我作为一个深圳退税人,见证和伴随了深圳出口贸易的每一步跨越,我深感自豪。这座城市每一场精彩的巨变都由每一个普通的我们创造,滴水成河聚沙成塔,只要我们站好每一班岗,深圳将会变得更加美好。

严昊智

1975年出生于湖北武汉,19977月大学毕业进入深圳市国税局进出口税收管理分局,先后从事审核、税政、风控工作,目前任国家税务总局深圳市税务局第二分局(市局专门负责出口退税工作派出机构)副局长。

口述时间

201973

口述地点

国家税务总局深圳市税务局

本期采写

深圳晚报记者唐文隽实习生韦琳曼


初审科主要职责是受理企业的退税申报,同时进行审核。当时办公室很热闹,像一个大市场挤满了人。

来到憧憬的城市——深圳

我是湖北武汉人,1997年我从中南财经大学毕业,来到深圳找工作。我的专业是国际会计,国税局刚好与我专业对口,于是我通过各种考试,顺利进入深圳市国税局。

刚进深圳市国税局,我就被分配到进出口税收管理分局。起初,我分配在初审科工作,初审科主要职责是受理企业的退税申报,同时进行审核。当时办公室很热闹,像一个大市场挤满了人。因为退税的申报系统只装在我们的工作电脑上,没有和企业联网,所以来申办的纳税人只能在我们的电脑上录入数据。等他们录完数据,我再当场进行检验核对。他录得不对的地方、有疑点的地方,我就提醒他当场改过来,如果没有问题,我才可以受理。

申报受理了之后,我再进行审核。审核主要就是把企业申报的纸质资料和录到电脑里面的申报数据进行核对,看是否一致。当时我们每个人都有两个工作用具:一个计算器,一个荧光灯。计算器是用来计算发票上的税额,看企业申报的税额跟实际上应该退的税额是否一致。荧光灯主要是照增值税发票上的水印,如看发票是不是真的。

早期工作方式非常原始,主要是手工劳动,直到后来出口退税电子管理系统逐渐成熟后,审核方式才发生质的飞跃。出口退税审核工作的风险相对也较大,刚参加工作时,我曾用荧光灯照出假发票来。除了以假乱真,真发票也可以用来骗税。有的企业有真的报关单和真发票,但实际上业务并不是他的,或者说这个货物并没有出口,只是弄到了报关单,如果我们没有认真审单,很容易被骗税分子迷惑。深圳有着特殊的地理位置,毗邻中国香港,外汇资金往来很方便,加上深圳有陆路口岸,物流频繁,取得物流凭证相对容易。所以对于深圳税务人来说,如何防范出口骗税一直是我们的课题。


为促进出口型生产企业从来料加工向进料加工转型,1997年,深圳试行免抵退税。

实行免抵退税

1997年前,我国生产型出口企业多以来料加工业务为主。国家对来料加工业务实行的是免税政策。虽然这种模式较为简单,但弊端也很明显:这其中利润大多被外商获取,生产企业仅能获得一些加工费。

对比来料加工,进料加工则更显优势。进料加工即企业用外汇购买进口的原材料、辅料等,经加工成品或半成品后再自行外销出口的交易形式。企业需自行开拓国际市场,寻找客户,接洽订单,即从原辅料进口直至成品销售的全过程独立承担商业风险。这样的模式意味着需要企业提高研发能力和创新能力,并开拓出能在国际市场上与之竞争的产品。

为促进企业从来料加工向进料加工转型,1997年,深圳试行免抵退税。免抵退税是在出口环节免税,把出口货物的进项税额抵顶内销货物的销项税额之后,如果还有盈余,再退给企业,免抵退税办法的优势在于:在出口退税申报之前纳税人已经在征税环节少缴税了,减少占用企业资金。

免抵退税政策的实施,极大促进了加工贸易企业转型。1993年,深圳加工贸易中来料加工占52%,进料加工占48%。从1997年实行免抵退后,来料加工由于免税不退税,出口企业逐渐将来料加工转型为进料加工,到2017年,来料加工仅占加工贸易的1%,也就是说基本上都是进料加工了。

不仅仅是加工贸易的企业可享受免抵退税,1999年,全国全面实行免抵退税后,生产企业的一般贸易出口也可实行免抵退税,深圳出口额和退税额在接下来的几年内大幅度增长。1997年,整个深圳市的出口退税额为9.7亿元。到2001年,深圳退税额已达到43亿元,翻了四倍。

退税制度改革助力出口贸易发展

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进出口贸易打开了一扇大门,中国出口贸易踏入加速增长轨道。入世当年,全国出口退税额是1000亿元,到2007年,全国出口退免税额增长到了5200亿元。作为外向型经济最典型代表的城市,深圳更加明显地受益于此。深圳出口退税额从2001年的43亿元,增长到了2007年的376亿元,增幅约九倍多。

由于出口量迅猛增长,外贸企业开具缴款书垫付的资金越来越多。随着出口退税信息化技术的进步,发票的全流程实时对碰已经实现。为减轻企业负担,2003年,国家取消出口税收专用缴款书,即企业可以在先不预缴部分税款的情况下获得退税款。

第二个减负就是取消所有出口企业的年度清算。过去,按照规定,出口企业每年要进行一次清算,主要是计算今年出口货物总额,退税额等,这为企业带来不少额外的工作量。2003年,审核系统建立起对应的数据库,所有数据能在审核系统中自行采集。取消年度清算,既是税务局工作提升的体现,也为企业减轻不少工作负担。

第三个减负是改革出口退税资金负担机制。过去,出口退税一直是中央财政全额负担,但随着出口退税额的迅猛增长,国家的财政资金有时会暂时缺位,存在滞后性,导致有的企业退税资金不能及时到账。为了改变现状,2004年,国家采取了新的财政分担机制:把以2003年的退免税作为一个基数,退免税额在2003年的基数增加的部分由中央财政负担75%,由地方财政负担25%。如此,中央财政负担便减轻了些,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出口退税资金及时到位。

在这个措施出台一两年之内,欠退税的情况就已经基本解决。随着国家财政收支平衡的逐渐好转,2005年,地方财政负担的部分由25%减到了7.5%2015年则全部恢复为中央财政全部负担。在这个过程中,深圳市财政资金全额负担地方应该负担的部分,累计有470多亿元。


经济决定税收,税收对经济的反作用也非常给力。与经济发展实际相适应的税收政策能极大地促进经济的发展。

国家出台政策应对金融危机

2008年的金融危机,为了不让进出口贸易受到冲击,从2008年的8月到2009年的6月,这十个月里,国家先后七次上调出口退税率,上调的出口退税率的主要产品是劳动密集型产品和高技术含量产品。

以纺织品服装为例,之前服装退税率为11%200881日,服装退税率提高到13%,三个月后提到14%。到20092月,服装退税率已经达到15%。在短时间内,如此密集地提高出口退税率,这在有出口退税政策以来是非常罕见的,当然效果也很明显。

同时,在2009年,国家在上海市和广东省的广州、深圳、珠海、东莞四个城市开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即跟外商结算时可以用人民币。这样既可以稳定出口产品的价格,减少企业汇兑损失,还能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供应链企业在深圳诞生

随着行业分工越来越细,出口业务的每个环节都可找到相应的代理,如此,有利于集约经营,降低成本,供应链行业诞生的条件也成熟了。

供应链是指生产流通过程中,涉及将产品或服务提供给最终用户活动的上下游企业所形成的网链结构。供应链公司即供应链管理公司,其主要功能是整合供应链。

深圳市国税局在供应链企业的萌芽阶段就洞察到这一行业的动态,当时供应链业务和原来纯代理出口业务在表象上非常类似,在适用税务政策上的主要不同就是代理出口业务在代理方不能退税。但对供应链业务能否在代理方办理退税,一直没有明确的政策界定。

为此,2010年,深圳市国税局对供应链行业进行调研,提出这是一种新行业,要用新的眼光新的政策鼓励其发展。这种呼声催生了2013年国家税务总局13号公告出台,明确外贸综合服务业务业务类型和办理退税的权利和责任,给了供应链行业一个全新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2015年,全国外贸出口十强中,深圳企业有7家,供应链企业就占4个席位,前二十强中深圳企业有9家,供应链企业就占6个席位。其中深圳市怡亚通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还成为全国首家上市的供应链公司。

首单跨境电商行业出口退税

深圳创新的土壤下,除了诞生出供应链行业,也加速推动跨境电商出口退税的进程。

2014年,兰亭集势贸易深圳有限公司收到深圳市国税局转来约2.9万元出口退税款,这是全国首单全程在海关9610监管代码下操作的跨境电商出口退税。

跨境电商业务与其他贸易业务不同,它是B2C的模式,是零售。零售在报关时有一个问题,由于零售产品数量少且分散,不可能每出一个货物,就出一张报关单。另外,报关时,由于电商零售业务的分散性,在报关单的上无法显示出每一种大类商品中不同型号规格的明细情况,给退税审核带来困难。

为解决这些问题,很多电商企业选择集中报关方式,除报关单外还附带载有明细信息的集报清单。我们在审核时,除了对碰报关单信息,再结合集报清单来进行核对,这样就顺利地解决了审核难题。

所以,经济决定税收,税收对经济的反作用也非常给力。与实际相适应的税收政策能极大地促进经济的发展。


二十多年来,出口退税管理的放管服改革持续推陈出新,不断深入。

简便退税申报获得感满满

二十多年来,出口退税管理的放管服改革持续推陈出新,不断深入。

即简政放权,降低准入门槛。从出口企业申报资料来看,从原来的两单两票陆续简化为一单一票,伴随报关单无纸化的进程,推广无纸化申报,纳税人通过网上申报数据即可完成退税申报。从退税办理时长来看,起初从收集齐单证到拿到退税款可能要三个多月,目前基本在510个工作日内就办理完毕。从工作透明度来看,现在是阳光退税,从申报开始,整个审核审批流程都清晰地反映在出口退税网上服务平台上,出口企业可以随时掌握审核进展情况,提前做好资金筹划。

即创新监管,促进公平竞争。长期以来,对出口企业实行的是同质化管理,但随着出口企业户数和管理工作量的不断增长,从2016年开始,我们按照征信情况的差别将出口企业分为四类,实行动态化的分类管理,对信用情况良好的企业加快退税进度,5个工作日内完成退税全流程,提供绿色办税通道。在评定标准中,除考量企业纳税信用等级外,企业在海关、外汇管理部门的遵从情况和净资产等也是重要指标。同时,信用情况亮红灯的企业成为管理重点。这样,既能充分调动企业积极遵从,也能提高税务部门的管理效率。

即高效服务,营造便利环境。我在审核岗位干过很多年,以前是通过口口相传,从师傅那里学习、了解出口退税风险在哪里,怎么防范。现在,我们是通过风险防控电子系统,用大数据筛查风险业务、风险企业。深圳的出口退税风险管理开展得比较早,应该是全国最早开发电子系统来靶向查找骗税业务的地区之一,电子系统上线以后,我们准确地分析查找出多个疑似骗税团伙和虚开发票、虚假出口业务,移交给稽查部门。

所以,放管服的改革是一个体系化的联动,优化服务和简便申报的实现是通过科学管理来保障的,每一个小的进步和变化,都给后来的改革夯实了基础。只有不断向前看、永不满足,才能给深圳的出口大环境源源不断的支持。

为深圳的进步而自豪

摊开近二三十年深圳的出口贸易历史卷轴,几个关键的时间点跃然纸上。生产企业免抵退税的先行先试加速了深圳加工贸易企业的转型;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为深圳出口额带来规模红利;供应链行业在深圳诞生;全国首单跨境电商行业出口退税在深圳成交。这些事件都在关键的时间点发力,一次又一次地推动了深圳出口体量的增长和壮大。

1997年我刚参加工作时,整个深圳市的出口退免税额十个亿左右,到2018年,深圳的出口退免税额达到1183亿元。20年间,翻了一百多倍。如此巨大的增幅,证明了采用灵活接地气的税收政策和管理模式,能够极大地促进其经济的发展。

深圳是一个经济发展迅速的城市,变化日新月异。对于我这个行业来说,我可以接触到很多外向型经济数据,也能非常切实体会到深圳的进步。二十多年间,我作为一个深圳退税人,见证和伴随了深圳出口事业的每一步跨越,我深感自豪。这座城市每一场精彩的巨变都由每一个普通的我们创造,滴水成河聚沙成塔,只要我们每个人都站好自己的岗,深圳将会变得更加美好。

附件:
相关政策解读: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